今期猛虎报

11109最快开奖结果 实控人承诺兑现遥遥无期 高升控股投资者有望

时间:2020-01-1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高升控股(000971)因存在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资金被违规占用等问题,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若证监会查明公司确实违规,投资者可要求公司赔偿损失。实控人虽承诺要通过变卖资产还清欠款,但承诺至今未履行。此外,两大股东已因信披违规被湖北证监局实施监管。

  高升控股昨日公告,公司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下称“蓝鼎实业”)于2018年9月30日被湖北证监局警示,原因是未主动告知上市公司董事会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并配合上市公司履行信披义务。

  大众证券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分别是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5.52%、14.25%。高升控股实际控制人韦振宇分别持有德泽世家和宇驰瑞德94.44%和99%的股权,德泽世家持有蓝鼎实业100%股权。

  隐瞒股份被冻结还不是主要问题。更严重的是,公司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并且实控人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升控股8月份承认,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3.15亿元,实控人韦振宇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1.82亿元资金的情形,但事件到此并未结束。高升控股9月29日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并核实,新发现公司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3亿元对外担保。

  被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可能还不止这些。在9月28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3名董事、4名独董对《关于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的进展公告》议案投了弃权票,表示无法保证本次公告的完整性;其中3名董事、2名独董发出提示,除了上述担保外,可能仍然存在大股东刻意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

  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高升控股已经在9月27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一旦查实确实违规,不知情买入的投资者可以要求赔偿。根据公司已经披露的信息,该公司的第一笔违规担保发生在2017年3月14日,所以凡是在2017年3月14日之后买入高升控股的股票,并在2018年8月19日或者在2018年9月27日两日其中一日持有的高升控股股民,可参加本报的索赔预征集活动,报名可通过微信公众号“大众证券报”。具体索赔时间证监会调查结束后,有可能会调整。

  由于多次违规担保事项使高升控股陷入诉讼,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影响了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据高升控股于8月17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内容,实控人韦振宇曾承诺:一是8月24日之前向上市公司清偿占用资金1.82亿元;二是保证在一个月内解除目前因担保对上市公司的账户查封等措施,彻底消除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

  根据公开信息,高升控股并未按期收到上述1.82亿元资金,占用资金未能如期清偿。而第二个承诺,高升控股并没有进一步的信息披露。

  根据此前公告,韦振宇及其关联方计划偿还欠款、归还占用资金的来源,主要系通过低价出售部分关联资产,主要是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部分机房楼。韦振宇在8月底将承诺未能履行归结于因出售的部分交易条款还需进一步协商,导致未能在前述承诺期限内偿还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事隔一个多月后,高升控股在9月29日公告中称,目前华嬉云游将整体项目转让已达成初步协议,转让方式为全部股权转让,转让价为55亿元,转让事项正在进一步推进和落实中。

  高升控股(000971)因存在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资金被违规占用等问题,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若证监会查明公司确实违规,投资者可要求公司赔偿损失。实控人虽承诺要通过变卖资产还清欠款,但承诺至今未履行。此外,两大股东已因信披违规被湖北证监局实施监管。

  高升控股昨日公告,公司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下称“蓝鼎实业”)于2018年9月30日被湖北证监局警示,原因是未主动告知上市公司董事会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并配合上市公司履行信披义务。

  大众证券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分别是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5.52%、14.25%。高升控股实际控制人韦振宇分别持有德泽世家和宇驰瑞德94.44%和99%的股权,德泽世家持有蓝鼎实业100%股权。

  隐瞒股份被冻结还不是主要问题。更严重的是,公司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并且实控人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升控股8月份承认,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3.15亿元,实控人韦振宇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1.82亿元资金的情形,但事件到此并未结束。高升控股9月29日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并核实,新发现公司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3亿元对外担保。

  被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可能还不止这些。在9月28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3名董事、4名独董对《关于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的进展公告》议案投了弃权票,表示无法保证本次公告的完整性;其中3名董事、2名独董发出提示,除了上述担保外,可能仍然存在大股东刻意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

  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高升控股已经在9月27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一旦查实确实违规,不知情买入的投资者可以要求赔偿。根据公司已经披露的信息,该公司的第一笔违规担保发生在2017年3月14日,所以凡是在2017年3月14日之后买入高升控股的股票,并在2018年8月19日或者在2018年9月27日两日其中一日持有的高升控股股民,可参加本报的索赔预征集活动,报名可通过微信公众号“大众证券报”。具体索赔时间证监会调查结束后,有可能会调整。

  由于多次违规担保事项使高升控股陷入诉讼,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影响了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据高升控股于8月17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内容,实控人韦振宇曾承诺:一是8月24日之前向上市公司清偿占用资金1.82亿元;二是保证在一个月内解除目前因担保对上市公司的账户查封等措施,彻底消除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

  根据公开信息,高升控股并未按期收到上述1.82亿元资金,占用资金未能如期清偿。而第二个承诺,高升控股并没有进一步的信息披露。

  根据此前公告,韦振宇及其关联方计划偿还欠款、归还占用资金的来源,主要系通过低价出售部分关联资产,主要是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部分机房楼。韦振宇在8月底将承诺未能履行归结于因出售的部分交易条款还需进一步协商,导致未能在前述承诺期限内偿还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事隔一个多月后,高升控股在9月29日公告中称,目前华嬉云游将整体项目转让已达成初步协议,转让方式为全部股权转让,转让价为55亿元,转让事项正在进一步推进和落实中。

  高升控股(行情000971,诊股)日前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由于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十一”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一字跌停。证券时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公司股民索赔有望正式启幕。

  高升控股注册于湖北省,办公地则在北京,实际控制人为擅长资本运作的韦振宇家族。对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原因,高升控股在公告中并未提及。但有知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公司涉嫌信披违规,或与违规担保有关。

  高升控股此前曾披露过相关违规担保金额和过程,在2018年9月29日,公司再次披露了新查明的违规担保问题,并明确表明,高升控股存在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和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情形。

  高升控股表示,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并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机关,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今年以来,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成为证监会稽查的重点。根据公开披露信息,上半年,证监会立案调查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件39件,同比增长50%。其中,大股东、实控人利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是信批违法违规案件的主要表现之一。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证券索赔领域专业的吴立骏律师对证券时报记者分析指出,从高升控股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担保余额已超4亿元,并且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逾期违约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然而全部担保都是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关联方进行的免费担保,损害上市公司和广大股民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吴立骏律师的公众号和博客都显示,其已经开始受理在2017年3月14日之后买入高升控股的股票、并在2018年8月19日或者在2018年9月27日两日其中一日持有的高升控股股民可参加集体诉讼索赔。这意味着,高升控股股民索赔有望正式拉开帷幕。

  今年7月,高升控股被爆出公司及其大股东、实控人及个别董事深陷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并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函。随后,深交所连发两封关注函,追问高升控股是否存在未履行审议程序对外提供担保、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是否占用公司资金等情形,揭开了高升控股实控人韦氏家族违规占用公司资金、违规担保的情况。

  据高升控股披露,去年10月至今年3月,高升控股前后共5次作为共同借款人或担保人借出了总计3.15亿元的借款,资金使用方均为华嬉云游。同时,华嬉云游还以数据中心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向上市公司作出担保。高升控股表示,该资产评估值为41.39亿元,完全可以覆盖华嬉云游应偿还的债务。

  今年4月,上述借款中,向熊裴伟、赵从宾借出的借款到期且不再展期,华嬉云游未能如期还款,出借方便向法院申请冻结高升控股在中信银行北京海淀支行的账户。高升控股称,为了保护资金安全不被查扣,将上述银行账户中的存款1.82亿元分别转入实际控制人关联公司顺日兴以及合作公司龙明源,由此造成了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华嬉云游成立于2011年8月18日,主营IDC数据中心建设及销售和运营。2016年3月14日,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签署了《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合作框架协议》。从华嬉云游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韦振宇及韦氏家族虽然没有直接或间接持股华嬉云游,但为华嬉云游以投资、借款、担保等形式投入了较大资金,实质上是华嬉云游的投资方,存在一定的控制力。高升控股也认为,华嬉云游属于公司的关联方公司。

  正因为韦氏家族与华嬉云游千丝万缕的联系,去年年底,华嬉云游IDC项目在建设中遇到资金困难,对外寻求短期临时融资,韦氏家族不惜以上市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帮助华嬉云游融资。除了违规担保外,韦振宇还因华嬉云游资金问题,通过关联方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1.82亿元。

  债务纠纷和违规占用资金事件爆出后,实控人韦振宇曾承诺,将通过对韦氏家族及其实控人的部分关联资产(主要是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部分机房楼)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的方式,尽快回笼资金,保证于8月24日之前向上市公司清偿上述1.82亿元。不过,高升控股最新公告显示,公司还未收到上述资金。

  上市公司实控人长期占用公司巨额资金不归还,不仅影响了上市公司的经营,更将损害中小股东的权益。公司四名独立董事陈国欣、雷达、赵亮、田迎春日前联合发出独董意见,对此进行强烈谴责。上述四名独董表示,鉴于公司实际控制人无法按承诺时间归还所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并且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独立董事无法相信公司实控人又一次作出的承诺,要求监管部门启动相关程序,督促实控人尽快归还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

  高升控股注册于湖北省,办公地则在北京,实际控制人为擅长资本运作的韦振宇家族。对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原因,高升控股在公告中并未提及。但有知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公司涉嫌信披违规,或与违规担保有关。

  高升控股此前曾披露过相关违规担保金额和过程,在2018年9月29日,公司再次披露了新查明的违规担保问题,并明确表明,高升控股存在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和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情形。

  高升控股表示,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并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机关,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今年以来,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成为证监会稽查的重点。根据公开披露信息,上半年,证监会立案调查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件39件,同比增长50%。其中,大股东、实控人利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是信批违法违规案件的主要表现之一。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证券索赔领域专业的吴立骏律师对证券时报记者分析指出,从高升控股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担保余额已超4亿元,并且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逾期违约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然而全部担保都是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关联方进行的免费担保,损害上市公司和广大股民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吴立骏律师的公众号和博客都显示,其已经开始受理在2017年3月14日之后买入高升控股的股票、并在2018年8月19日或者在2018年9月27日两日其中一日持有的高升控股股民可参加集体诉讼索赔。这意味着,高升控股股民索赔有望正式拉开帷幕。

  经深交所问询后,高升控股(000971,SZ)于8月份承认违规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3.15亿元,以及实控人韦振宇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1.82亿元资金的情形,但这一事件仍未结束。高升控股9月29日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并核实,新发现公司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3亿元对外担保。

  在9月28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3名董事、4名独董对《关于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的进展公告》议案投了弃权票,表示无法保证本次公告的完整性;其中3名董事、2名独董发出提示,除了上述担保外,可能仍然存在大股东刻意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

  新核查出的2宗对外担保,均系高升控股为实控人韦振宇所控制的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驰瑞德)的借款行为提供的担保。

  经高升控股核查,2017年3月14日,大股东宇驰瑞德向上海汐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汐麟)借款2亿元,并委托新疆骑士联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骑士联盟)为其流动性贷款项目提供财务咨询服务,咨询服务费为1200万元,期限均为12个月。高升控股为上述事项提供担保。

  由于借款逾期未还,上海汐麟向法院提起诉讼及执行,但未涉及上市公司。今年8月份,上海汐麟与八方被告达成和解协议,约定今年8月6日前偿还本金250万元,8月30日前偿还本金1500万元,9月30日前偿还本金及利息等20855万元。

  截至9月29日,宇驰瑞德仅偿还第一笔欠款250万元,尚欠本金、利息等合计22355万元。

  另外,2017年4月24日,宇驰瑞德向北京碧天财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天财富)借款1亿元,期限为190个自然日,高升控股为该借款提供担保,但借款到期后尚欠本金6000万元。今年8月2日,宇驰瑞德、高升控股等与碧天财富达成《调解协议书》,约定8月2日之前还付本金200万元,8月31日之前还付本金1550万元,9月30日之前还付本金4250万元及利息、律师费等。

  宇驰瑞德并未在8月31日前还款,截至9月29日,借款余额尚有5800万元,利息等尚欠757.45万元,合计欠款6557.45万元。目前,碧天财富已向法院提起执行,要求借款人及包括高升控股在内的担保人还付本金1550万元。

  高升控股称,时任董事长韦振宇未履行相关流程,私自使用公司公章并签署担保协议,现任董事长李耀安排员工签署《调解协议书》并违规使用公司公章,导致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均未按照相关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并披露。

  9月29日,高升控股董秘办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123大陆报,http://www.chenyanpan.com按照正常程序是应该要经过审批的,如果没有审批,那就是(违规)了。

  据高升控股于8月17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内容,实控人韦振宇曾承诺:一是8月24日之前向上市公司清偿占用资金1.82亿元;二是保证在一个月内解除目前因担保对上市公司的账户查封等措施,彻底消除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

  不过第一个承诺已经落空。截至8月26日,高升控股并未收到上述1.82亿元资金,占用资金未能如期清偿。而第二个承诺,高升控股并没有进一步的信息披露。

  据了解,由于多次违规担保事项陷入诉讼,高升控股被司法裁定,且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影响了正常生产经营。

  那么银行账户查封是否已按照承诺解除了呢?上述董秘办人士表示,账户的问题需要相关人员去银行核查,被冻、被查、被解冻,银行都不会主动发通知。

  根据此前公告,韦振宇及其关联方计划偿还欠款、归还占用资金的来源,主要系通过低价出售部分关联资产(主要是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部分机房楼)。高升控股透露,目前华嬉云游将整体项目转让并已达成初步协议,转让方式为全部股权转让,转让价为55亿元,正在进一步推进和落实中。

  随着新的违规担保事项被查出,高升控股多位董事会成员表达了不满意见。在9月28日董事会会议上,对于最新对外担保及资金占用事宜的议案审议,高升控股11名董事中有7位投了弃权票,均表示不能保证本次公告的完整性。董事许磊、董红、袁佳宁和独立董事田迎春、赵亮联名指出实控人及其家族一贯不诚信,多次虚假承诺无其他隐瞒担保或借款,并提示中小股东在上市公司已披露内容外,可能仍然存在大股东刻意隐瞒的违规担保或借款事项。

  高升控股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将每月至少披露一次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高升控股被立案调查早有前兆。最早在7月13日,证券时报·e公司刊发报道《高升控股实控人家族疑陷资金困局!公司逾2亿元借贷纠纷未披露》,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实控人(韦氏家族)及个别董事等在3~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涉及金额逾2亿元,公司银行账户还曾因该等事项被冻结。当时深交所也紧急发出关注函追问公司。

  其后在8月2日,证券时报·e公司再次刊发报道《高升控股实控人高利贷缠身涉嫌掏空上市公司》,指出韦氏家族存在高利贷、质押诉讼未披露、利用高升控股违规担保等问题,所投资文化硅谷、数据中心两大项目,一个烂尾一个荒废,且已经挪用了上市公司账户资金,存在一步步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亟需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对此,深交所再次发出关注函。

  之后事件的走向证实了上述报道。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高升控股承认违规担保逾3亿元、实控人占用1.82亿元资金。在回复函中,韦氏家族承诺8月24日之前归还所占用资金。但到了期限之后,高升控股公告,未收到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应偿还的上述资金,实际控制人韦振宇主动与公司联系并解释,向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致以诚挚歉意。

  时至今日,仍未见高升控股公告收到韦氏家族归还所占用资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韦氏家族的确至今没有归还这笔资金,且资金黑洞又进一步扩大。9月11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立案,高升控股、韦振宇、韦俊康等又一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50万元。

  另一方面,韦氏家族对高升控股的控制力存疑。8月30日晚间,高升控股披露半年报,净利润下滑逾六成。在半年报中,独董陈国欣、雷达、田迎春、赵亮,董事许磊、董红、袁佳宁,高级管理人员左风、蒲炜、张驰、唐文等12名董监高联合发出声明,谴责实际控制人韦振宇、董事长李耀和财务总监张一文。

  声明指出,高升控股实控人、原董事长韦振宇,现任董事长李耀以公司名义违规对外担保3.15亿元,当前尚有违规担保余额7320.5万元未解除,实控人占用公司1.82亿元资金至今未偿还,公司因上述事项被司法裁定、账户被冻结,影响正常生产经营。上述12名董监高对此进行谴责,要求韦振宇、李耀尽快解除违规担保事项,要求韦振宇、李耀、张一文迅速归还公司资金,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高升控股董事会共有11名成员,除了韦振宇、李耀、张一文、孙鹏外,其他董事全部参与了联合声明,韦氏家族几乎已经无法控制董事会。

  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高升控股 证券代码:000971)9月27日晚间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主要内容为:因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高升控股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将于每月至少披露一次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高升控股被立案调查早有前兆。高升控股及其大股东、实控人(韦氏家族)及个别董事等在3到4月份陷入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的诉讼,涉及金额逾2亿元,公司银行账户还曾因该等事项被冻结。当时深交所也紧急发出关注函追问公司。

  其后在8月2日,证券时报一篇《高升控股实控人高利贷缠身 涉嫌掏空上市公司》的报道,指出韦氏家族存在高利贷、质押诉讼未披露、利用高升控股违规担保等问题,所投资文化硅谷、数据中心两大项目,一个烂尾一个荒废,且已经挪用了上市公司账户资金,存在一步步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亟需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对此,深交所再次发出关注函。

  之后事件的走向证实了上述报道。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高升控股承认违规担保逾3亿元、实控人占用1.82亿元资金。在回复函中,韦氏家族承诺8月24日之前归还所占用资金。到期限之后,高升控股公告,未收到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应偿还的上述资金,实际控制人韦振宇主动与公司联系并解释,向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致以诚挚歉意。

  时至今日,仍未见高升控股公告收到韦氏家族归还所占用资金。另一方面,韦氏家族对高升控股的控制力存疑。8月30日晚间,高升控股披露半年报,净利润下滑逾六成。在半年报中,独董陈国欣、雷达、田迎春、赵亮,董事许磊、董红、袁佳宁,高级管理人员左风、蒲炜、张驰、唐文等12名董监高联合发出声明,谴责实际控制人韦振宇、董事长李耀和财务总监张一文。

  声明指出,高升控股实控人、原董事长韦振宇,现任董事长李耀以公司名义违规对外担保3.15亿元,当前尚有违规担保余额7320.5万元未解除,实控人占用公司1.82亿元资金至今未偿还,公司因上述事项被司法裁定、账户被冻结,影响正常生产经营。上述12名董监高对此进行谴责,要求韦振宇、李耀尽快解除违规担保事项,要求韦振宇、李耀、张一文迅速归还公司资金,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高升控股被查消息一出,市场反应强烈。昨日以4.43元/股收盘,9月28日即其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后的首个交易日,早上开盘其股价即一字跌停,以3.99元/股报收,跌幅达9.93%。不少分析人士表示,高升控股目前风险较大,受影响投资者众多,后期投资者可能可以根据损失提出索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9月27日晚间,高升控股(000971.SZ)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据《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高升控股进行立案调查。

  此前,深交所连续下发两封关注函步步追问违规担保等问题,8月17日高升控股在回复函中承认,公司为关联方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嬉云游)提供担保3.15亿元,以及实控人韦振宇关联公司占用上市公司1.82亿元资金的事实。

  高升控股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均与关联方华嬉云游有关。高升控股在回复函中称,韦振宇及其家族为华嬉云游以投资、借款、担保等形式投入了较大资金,实质为华嬉云游的投资方,存在一定的控制力。

  高升控股回复担保形成原因是2016年3月高升控股与华嬉云游已达成《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华嬉云游数据中心建成后由上市公司运营并享有收益。2017年底华嬉云游IDC项目在建设中遇到资金困难,对外寻求短期临时融资。

  当时资方的出借条件需要上市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或保证人,同时也要求实际控制人韦振宇、公司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和其他相关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时任公司董事长韦振宇未履行上市公司印章使用流程,私自使用公司公章并签署借款协议和担保协议,3.15亿元借款的资金使用方均华嬉云游。

  此外,2018年4月,华嬉云游因未能如期偿还两笔借款,出借方向法院申请冻结上市公司的一个银行账户,为保护资金安全不被查扣,高升控股董事、财务总监等相关高管将银行账户的1.82亿元存款分别转入两家实控人关联公司,并列入公司“其他应收款”科目,高升控股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在回复函中,韦振宇关联方承诺将通过对韦氏家族及其实际控制人的部分关联资产(主要是华嬉云游数据中心部分机房楼)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的方式,尽快回笼资金,保证于2018年8月24日之前向上市公司清偿1.82亿元。但到期限之后,承诺并没有履行。

  8月26日晚高升控股公告称,公司未收到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应偿还的上述资金,实际控制人韦振宇解释公司出售华嬉云游数据中心相关资产的部分交易条款还需进一步协商,导致未能在承诺期限内偿还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当日公司4位独立董事发表独立意见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独立董事无法相信公司实际控制人又一次作出的承诺。”

  8月31日,高升控股披露2018年中报,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下滑65.9%。在半年报中,独董陈国欣、雷达、田迎春、赵亮,董事许磊、董红、袁佳宁,高级管理人员左风、蒲炜、张驰、唐文等12名董监高联合发出声明,谴责公司实际控制人韦振宇、董事长李耀、财务总监张一文违规担保、占用公司资金等问题。并称因实际控制人关联方未能及时清偿借款,导致高升控股被司法裁定,且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影响了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8月30日晚间高升控股(000971)披露2018年半年报,公司的中报净利润下滑逾6成。因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资金等行为,高升控股实控人遭12名董监高联名谴责。

  据高升控股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4.22亿元,同比微增0.85%;当期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810.48万元,同比下降65.9%。今年上半年高升控股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约 2745.74万元,同比下降65.27%。

  据了解,高升控股是一家综合的云基础服务提供商,业务涵盖IDC业务、VPN业务等。高升控股表示,网络通信业务方面,2018年上半年公司IDC业务规模仍然保持着增长态势,但CDN业务受互联网行业巨头的垄断效应影响 ,整体规模大幅缩减。

  数据显示,高升控股2018年上半年实现IDC业务收入24460.4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05%,毛利率为11.24%,较上年同期下降11.62%。报告期内实现CDN业务收入3769.5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3.98%。VPN业务方面,高升控股2018年上半年实现的收入10353.7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6.98%,VPN业务的毛利率为45.95%,较上年同期下降19.89%。

  半年报中,高升控股陈国欣、雷达等12名董监高联合声明,谴责实控人韦振宇、跑狗玄机图高手解网址 更始引领,董事长李耀和财务总监张一文。声明中称,高升控股实际控制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韦振宇,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李耀在未合规履行上市公司公章使用流程的情况下,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或担保人为实际控制人关联方提供了总额共计31500万元的担保。截至半年度报告披露日,尚未解除违规担保余额7320.5万元。同时,截至半年度报告披露日,高升控股资金仍被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6合和彩今天开奖结果 并且赚取数目可观的钞!计1.82亿元。

  声明还指出,因实际控制人关联方未能及时清偿借款,导致高升控股被司法裁定,且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影响了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高升控股将可能因承担担保责任而偿付相关债务,由此可能对公司的财务状况造成较大影响。12名董监高对此进行谴责,并要求韦振宇、李耀尽快解除上述违规担保事项,要求李耀、张一文及实际控制人韦振宇迅速归还公司资金。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一周投融资大事】河南投资集团/好想你/牧原股份/中原金控/新天科技/盛润控股/安阳商都农商行/新开源

  宜贷网、易捷金融要求借款人打款给个人帐户,逃避监管设立资金池 侵占截流借款人还款

  3月5日舆情播报:“启点金融”被立案侦查,浙江又一涉P2P案悬赏犯被抓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kdx0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